首頁 > 知產百科 > 知識詳情頁
假冒署名是個什么問題?
2017-07-06 12:00:00 閱讀(1689)

著作人身權雖然名為“人身權”,并不是民法意義上的人身權,只是“借用”了人身權這個稱謂而已。在著作權法規定的四項著作人身權中,在實務中最容易出問題的是署名權。這主要有兩個方面的原因:在著作權法規定的四項著作人身權中,在實務中最容易出問題的是署名權。

一是一些人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二)項時,容易把關注點放在“在作品上署名”。“署名”之“署”是一個表示動作的詞,而“名”則為名字,于是便有人把“署名”理解為“寫上名字”這類的含義。照這種理解方式,署名權就是在作品上寫上名字的權利,名字就順理成章地被視為署名權的客體,署名權就很容易被理解為具有兩面性:積極方面,在自己的作品上寫上自己的名字;消極方面,禁止把自己的名字寫在他人的作品上。

二是著作權法第四十八條第(八)項規定“制作、出售假冒他人署名的作品”的行為屬于侵權行為,有人便反推,被侵犯的權利是什么權呢?既然是假冒“署名”,當然也就只能與“署名權”有關了。上世紀九十年代發生的吳冠中訴上海朵云軒等侵犯著作權的案件,法院就是按照這種思路來判的,曾經引起過很大爭論。

假冒署名不是一個新的問題?

早期主要與美術作品有關,1990年著作權法就只規定了美術作品的假冒署名問題。后來,在文學作品領域也開始出現假冒署名的問題。在互聯網時代,假冒署名有了新的形式,“槍手”代筆、網絡寫手假借名家之名等現象層出不窮。著作權法在2001年修改時將假冒署名從“美術作品”擴大到所有類型的作品,順應了形勢的發展變化。

假冒署名問題其實與署名權是沒有關系的。最簡單、最表面的一個理由是,著作人身權的侵權行為都規定在第四十七條當中,第四十八條涉及到的是財產權利以及技術措施和權利管理信息保護。深層次的理由是,署名權是作者的權利,以作品為客體,以表明作者身份為目的,體現對自己作品的署名方式的決定權。先有作者身份才會有署名權,而作者身份的取得依據則是創作了作品,包括參與合作作品的創作。作者之外的人,除了著作權法規定的極少數情況外,都不能享有署名權。

假冒署名的性質,可從兩個方面來理解:一是侵犯被假冒者的姓名權,二是損害了消費者(作品原件或復制件的購買者)的權益。

1990年著作權法之所以只規定美術作品的假冒署名問題,其實是與美術作品交易有關。假冒署名的美術作品,即所謂贗品,在美術作品交易中有著“悠久的歷史”,制售假冒署名的美術作品,是擾亂美術作品交易市場秩序的不法行為,構成了對購買者(競拍者)的欺詐,為各國法律所不容。

無論被假冒者為今人或古人、在世或離世、本國人或外國人,假冒行為都應受到制裁。在某些特殊情況下,例如,藝術家本人在其作品的復制件上親筆簽名,或者在非本人創作的作品上簽名,同樣是違法的,在有些國家里要承擔刑事責任。德國著名知識產權學者迪茨在鄭成思教授主編的一本連續出版物《知識產權研究》上的一篇文章中談到過這個問題,德國著作權法第107條第1款(2)項似乎也是這個意思。

在我國的司法實務中,將著作權法第四十八條第(八)項制作、出售假冒他人署名的作品的行為與作者的署名權聯系在一起,更深層的原因恐怕還是很多人的一種觀念:著作權法規定的侵權行為一定是侵犯著作權或相關權的。僅就著作權法而言,這種觀念是不正確的。除了假冒署名外,至少還有兩種“侵權”行為是不侵犯作品的著作權或相關權的,這便是著作權法第四十八條第(六)項和第(七)項涉及到技術措施和權利管理信息。實際上,還有一項很難與第十條規定的各項權利直接聯系起來的侵權行為——“剽竊”。

因此,我們千萬不要認為只要是著作權法規定的侵權行為,或者說著作權法保護的權利或利益,就一定是著作權或相關權。有些時候,一部法律為了方便,可能會將一些原本不屬于該法調整的關系或規范的行為納入其中。例如,商標法對在先權利進行保護,在先權利人可以根據商標法的規定提出某些主張或要求,但并不意味著在先權利也是商標權。

對于制作、出售假冒他人署名的作品的行為,法院原本可以直接適用法條,頂多對該項行為的構成要件進行分析或解釋,完全不需要去從理論上闡述被假冒者的所謂署名權。這種做法,說得嚴重一點,其實是學風和文風的問題。當今,一些知識產權案件的裁判文書動輒數萬字的說理,新概念、新理論花樣不斷,究竟有多少是解釋或適用法律所必需,不能不深思。

(來源:炳叔講知產)

裕陽公眾號二維碼 關注裕陽公眾號,隨時獲取裕陽動態
相關知識
熱門產品
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艺术图,亚洲A∨天堂男人无码,国产亚洲免费视频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