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知產百科 > 知識詳情頁
如何理解我國著作權法中的著作財產權
2017-08-10 12:00:00 閱讀(1869)

我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把著作權一分為二:前四項為著作人身權,后十三項為著作財產權。在這十三項財產權里,前十二項都是“有名有姓”的,最后一項“應當由著作權人享有的其他權利”可以稱為“無名權利”。

仔細研讀我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關于著作財產權的規定,我們可以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前四項(即復制權、發行權、出租權和展覽權)都與作品的原件或復制件有關,中間四項(即表演權、放映權、廣播權和信息網絡傳播傳播權)則與作品的公共傳播有關,后四項(即攝制權、改編權、翻譯權和匯編權)則與二次創作有關。

鄭成思老師把財產權分三類:復制權、演繹權和傳播權。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五)規定的是復制權,攝制權、改編權、翻譯權和傳播權則屬于演繹權,表演權、放映權、廣播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則是直接的傳播權——不依賴作品原件或復制件的流通來傳播作品,而發行權、出租權和展覽權則是間接的傳播權——通過作品原件或復制件的流通來傳播作品。

鄭老師對著作財產的這種分類方式對于我們正確理解著作財產權有特殊意義,尤其在新的傳播技術之下。在通常情況下,作品只有通過向公眾傳播才能實現其經濟或財產價值。原創作品如此,經過“二次創作”而形成的演繹作品也是如此。

【直接傳播和間接傳播】

復制是一切傳播的源頭,控制了復制就能保證權利人的基本經濟利益。復制產生了復制件,以復制件的交易或利用為對象的行為,包括發行、出租和展覽,是間接傳播行為,社會公眾直接接觸的不是作品而是作品的原件或復制件。買來了書而不讀,在很多人身上都發生過。經合法授權而制作的復制件,后續的間接傳播通常落入所謂“權利窮竭”的范圍。不以復制件為對象的傳播是直接傳播,社會公眾直接接觸到的是作品,在演唱會上聽到看到的表演、在電影院里看到的電影,就是典型的直接傳播行為。無論直接傳播還是間接傳播,都不能產生新的復制件,否則就是復制而非傳播。正版作品的在線發行,在性質上屬于復制而非發行。獲得復制件的人不能享受“權利窮竭”的保護,有關數字音樂二手交易的問題,焦點就在這里。不過,盜版作品的在線發行,既侵犯了復制權,也侵犯了發行權。

【演繹作品】

演繹通常被稱為“二次創作”,演繹作品與原作(即被演繹的作品)之間的關系比較特殊,需要細心領會。演繹需以原作為基礎,在演繹作品中必須能夠看到原作。如果公眾認為演繹作品與原作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作品,演繹就不是“演繹”了。這里的“作品”既不是固定在物質載體上的作品,也不是以人們可感知的符號和形式體現出來的“有形”作品,而是抽象意義上的作品,即公眾在看過或聽過“有形”作品之后形成的一種印象。在司法實務中,侵權演繹作品的復制、發行,是否侵犯原作的復制權、發行權,如果嚴格按照復制權、發行權的定義,似乎就有爭辯的空間。

所以,在理解著作財產權時,要特別注意,不能簡單地將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五)項至第(十七)項規定的權利理解為著作權的“權能”或“內容”。我們平常可以這么叫,但在觀念上一定要明確,每一項財產權利都是獨立的,可以單獨轉讓的。這種情況在專利法、商標法中都不存在,在物權法中也是不存在的。因此,著作財產權中的每一項權利其實都是一種獨立的權利,財產權是由不同的權利組成的權利“束”,各項權利可以分拆開,也可以組合在一起。這意味著,在具體案件中,原告不能籠統地主張自己享有著作權,必須要指明被告侵犯了哪一項權利。

裕陽公眾號二維碼 關注裕陽公眾號,隨時獲取裕陽動態
相關知識
熱門產品
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艺术图,亚洲A∨天堂男人无码,国产亚洲免费视频观看